拉芳家化

黄向炼:当好战“疫”的眼睛

2020-04-30 12:03:41    新华网

从大年三十在医院值第一个班开始,黄向炼79天没回过家。

拉芳家化黄向炼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南溪山医院放射治疗科的一名技师,在医院工作10年。

 

 

 

黄向炼(左三)和同事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南溪山医院合影(2月7日摄)。 新华社发

 

 

第二天,黄向炼匆匆告别家人,奔向工作岗位,住进了医院宿舍。没曾想,这一住就是两个多月。

CT检查是新冠肺炎诊断的重要手段之一。黄向炼与科室的另外4名同事承担起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疑似发热病人、密切接触者进行肺部CT检查的重任,当好战“疫”的眼睛。

拉芳家化为节省防护物资,黄向炼和同事的工作从三班倒改为两班倒。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身着一层白大褂、一层防护服、一层隔离衣,穿上了尿不湿,不能按时吃饭,也不敢随意喝水。

“很多发热门诊病人需要做CT进一步筛查,确诊患者隔一两天就要做CT分析病情,平日里每天只接待10来个患者,高峰时每天要接待约80个患者。”黄向炼说,目前科室共做了2600多例CT检查。

拉芳家化黄向炼介绍,每次为重症患者做检查时,他们还需要抬着患者上治疗床。“我们时常密切接触重症患者,也遇到确诊患者呕吐的情况,确实存在感染风险。”

疫情期间,他们在为每位确诊患者做完检查后,除更换医用床单外,还要完成设备仪器擦拭、紫外线灯照射消毒等工作,才能对下一名患者进行检查。

值夜班时,时有婴幼儿来检查,孩子哭闹起来会影响检查效果。为尽可能减少放射性检查对儿童的不利影响,医务人员要等孩子安静下来再进行检查,有时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

检查之余,黄向炼还在休息时间额外承担了排班、安排培训、检查设备、对接其他科室等工作。那段时间里,黄向炼的白头发多了起来。面对部分年轻同事工作压力大、心理负担重的情况,作为“老大哥”的黄向炼还经常在网上与大家交流,为同事加油打气。

2月1日,黄向炼因表现突出火线入党,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桂林最后一名确诊患者在3月11日治愈出院后,医院组织一线医务人员轮流隔离观察。为了保证科室有人值守,这次黄向炼又排在了最后一批。

拉芳家化“一家人好久没有一起去玩了,希望有机会能带上爸妈、妻子和孩子一起出去踏青。”面对春日暖阳,黄向炼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昨戴口罩含泪吻别 今隔玻璃“比心”相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拉芳家化